单车生活 人物访谈

钱不是目的,西班牙潮牌为何赞助固齿车队

1

当《far ride》杂志想对网页进行革新时候,他们坐下来想怎样才能更好地服务读者和骑行圈。然后他们发现滑板杂志对滑板文化影响,往往不局限于提及这项运动而已,更多的是介绍艺术、人,以及当中发生的创新和改革。他们把纸质杂志减少为半年刊,而网页版则着发挥更大的作用,更好地表达,并把更多的观众和品牌联系到一起。

所以他们尝试着做一个新的栏目,叫FarRideTalks。在这栏目里,他们将采访一些个人、公司或者团体,把读者心中想了解的那个人或团体告诉他们,然后他们一起让这个小社群慢慢变好。

2

上个月,《far ride》和Laser Barcelona的创意总监Justo Heras谈了一下这个品牌的历史,跟骑行和滑板的联系,以及他们赞助的固齿车队。

3

你来自什么地方?说说你的背景?

我出生在Tarragona,Barcelona(巴塞罗那)南部附近的一个小镇,我在那度过了最天真无邪的岁月,玩滑板、画画和打篮球。

很多硬核和朋克乐队是在我居住的地方发展出来的,我们创作了真正的,但同时也是微不足道的,属于90年代的音乐。

当我高中毕业之后,我就去到巴塞罗那,在那里我完成了一个艺术的学士学位和一个关于艺术生产的硕士学位。

4

Laser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我与朋友Alfredo建立Laser的时候是2009年,当时我们与其他朋友在巴塞罗那的Raval区租用了一个小的工作室。在那个时候,很多人尝试去建立服装牌子,但只有最强的能够生存到最后。我们最初的投入并不多,但是我们相信这个计划会成功的。我们第一批的产品,从设计到最终的印刷,都是我们自己完成的,这听上去可能十分简单。

我们还认识了Raquel,邀请她为我们记录下我们的第一个项目,为我们拍照摄影。我们从一小批的产品开始,当时Instagram还不是太流行,但在很短时间内,我们就已经在欧洲的不同的网上商店出售我们的产品。

现在,9年时间过去了,我们经历了不少沉重的打击,但我依然没有改变我的理念,去做我所喜爱的事情和把它们做好。

6

你的灵感和想法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在90年代中期,朋克和说唱使我走进了滑板的世界。然后我开始画画,直到现在我仍在坚持画画。涂鸦、音乐、摄影、冲浪、滑板、鞋,加上我童年的记忆,这一切都是我的灵感来源,这个概念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怎么改变。

并且,你的周围会有很多事情发生,每天都有新的事情,新的话题。所以能够展示自己对这些事情的看法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你在滑板圈子里很出名,为什么能做到这样呢?

关于滑板有什么是我能告诉你但还你不知道的?我觉得如果我说滑板是很多潮流的先驱,这应该不算一个谎言或者夸大吧。很多你在商店看到的主流牌子,他们的灵感也是源自滑板。是涂鸦和滑板店最先让我们认识到,我们就是巴塞罗那的本土象征。

当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的本质完全不是物质主义,他们更多的是利他无私的,当他们接受并把我们的设计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中,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7

你从一开始就决定这样做还是你会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

我是那种认为生命中的所有事情都有它们的意义,而且你的每一个决定和动作都能改变命运的人。当我还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有很多的想法是可以应用在潮流上面的,但是我当时觉得先集中注意力在概念的创作上。在创立Laser之前,我在一所学校做艺术的老师,这份工作帮助了我存钱读研究生和后来开创自己的品牌。

而在创立Laser之后的第四年,我们遇到了可能是命运的打击,在Parallel的工作室被抢劫了,之后我们被迫搬到一个新的地方,经历了8个月的重建,终于开了属于自己的商店。就在那时候,我也终于可以全职雇佣Raquel帮我们打理商店和一些摄影的工作。

8

你赞助了一支小型的固齿车队,能说一点吗?都有些什么车手呢或者合作者呢?

和Nuno Sota一起去建立我们自己的车队Rodagira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毕竟让自己知道一切的目的不是为了钱是很重要的。Nuno和我有着一样的背景,但是相比我早了一个十年。正因为这样,我从来没有对这个计划有过一点怀疑。

至于找车手,总体来说是很容易的,尽管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但是都是我们很了解的朋友。

另外,可以与Legor(手工车架品牌)合作也是很幸运的,并且这辆车最终会成为我的公路车。也是那个时候,我们认识了BBUC里面的朋友,之后我们也合作了很多次,形成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对于我来说,看着这些艺术家们穿着我设计的衣服,我就能肯定我在做正确的事情。例如,Legor的Mattia,BBUC的Marvin和Gus,Outskirts的Sami和Gus,Mash的Chas,还有Deluxe NYC的Safa。

除了一些城市骑行的服饰,你还有其他骑行相关的产品,像一些水壶,袜子,或者骑行服。你自己与骑行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骑行就是生活!自行车和我一直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我记得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弄坏了我的第一辆自行车,当时我尝试骑着它下楼梯,结果把自行车摔成了两块。后来,有几年的时间,我做了救生员,我经常会需要骑自行车来回不同的游泳池。

2008年,我开始与我的朋友把旧公路车改装成固齿车,谁不这样做呢?后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的固齿车与我是无法分割的。对于我来说,骑行就是分享、发现、娱乐。如果我有机会把我的设计放入其中,那会更加完美。

9

你怎么去看待固齿车在西班牙甚至全世界中的地位呢?特别是2019年的红钩绕圈赛被取消了。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有周期性的,老实说,2011年后发生的所有关于固齿车的事情都是值得检讨的。但是,骑行的本质是在两个轮子上发生的沟通与交流,所以最重要的是对大家好和大家开心。

固齿车离开大家所关注的中心,回到了它最开始的本质,做回它自己。红钩绕圈赛有过属于它的时期,我也很欣赏David为之的付出,但看到金钱最终还是决定了一切,这一点让我有点伤感,但是没有人能改变这个事实。

对于接下来的Laser系列,你有什么计划吗?

在2019年,我们有不同的系列来致敬我们的根源以及与我们合作过的多位设计师和艺术家。骑行方面,今年我们和Endless合作,设计出了越野系列产品,很快你们就能看到这些新产品了。

10

图片:Katia Lavrova

责任编辑:Fun倪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图片水印。)
本文来源

上一篇:高校车协我们最“威”:incolor-UbikeU广州高校联队

下一篇:为什么?自行车道线导致了更多“亲密接触”

大家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

您还可以输入200
  • 热门评论
  • 刘子光 首席评论员 2019-05-14 18:04

    有时候我觉得还真是钱的问题……

    查看回复(1)

    +1

    5
    回复
    举报
    • 热狗不是狗 2019-05-15 09:57

      承受的起就不是钱的问题,承受不起就真的是钱的问题了。这只是price 的问题。

      +1

      0
      回复
      举报
  • 全部
举报成功,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
选择举报类型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